一面相思自笑痴。

情人节的巧克力是苦的












[九辫]
"九郎,出来玩啊!"
杨九郎看看老婆,半开玩笑地说道"什么日子不知道啊,我这可忙着呢。"
张云雷听到电话那头穿来亲吻的声音。
"改天吧,挂了啊。"杨九郎挂了电话牵着老婆进了电影院。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堂良]
孟鹤堂踹踹一直低头摆弄手机的周九良,带些教训的口气说:"干嘛呐,干嘛呐,小小年纪成了低头族。"
"都是年纪小的才是低头族呢。"周九良反驳道:"孟哥,情人节你不陪嫂子叫我出来干嘛?"
"她……跟她闺蜜出去玩了"孟鹤堂凑近周九良,转移话题"你聊什么呢?"
小孩儿也不掩饰,点开一张照片给孟鹤堂看,"好看吗?我争取拿下她。"
孟鹤堂笑着不说话。
你长大了。












[桃林]
黑暗的房间里两个人影依偎在一起。
"啊陶,啊陶。"郭奇林靠在陶阳肩上低低地唤着。
陶阳握住了郭奇林的手,"我在。"
"情人节快乐。"
陶阳把脸埋在郭奇林头顶,"快乐。"
最后一次。










[贤梅]
秦霄贤一回家就看到梅九亮在收拾东西。
昨天晚上出来玩小梅早早地就回家了,老秦却是一夜未归。
秦霄贤把早饭扔在桌子上,"吃点儿啊。"
"不吃了,你东西收拾了没,今天你不回家啊。"
秦霄贤坐下来点了根烟,点点头"回,你几点走?"
"马上了。"
可怕的沉默,然后便是
各奔东西。










[闫史]
"东东,情人节快乐!"闫云达把花塞到史爱东手里,脸上笑开了花儿。
史爱东嫌弃地看看玫瑰花,"我这都多大岁数了,把我当小姑娘哄呐。"
"诶呦呵!"闫云达有些惊喜道:"竟然没纠结我叫你东东,想开了?"
癌症晚期,余生都是你。
"想开了。"










[饼四]
演出结束,后台只剩下烧饼和曹鹤阳在换衣服。
"四爷,一会儿嘛去啊?"
曹鹤阳一边穿外套,一边说:"陪老婆啊,你不陪?家法不够力度啊。"
"当然得陪啊,咱这专业三陪啊!"
"还免费是吧,陪我去啊。"
烧饼贱兮兮地凑近说:"先生,寂寞吗?"
曹鹤阳穿好衣服:"我可消费不起你这款的,快到时间了,我先走了啊。"
"走了啊……拜拜!"
曹鹤阳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已为陌路。













[龙龄]
张九龄看着自己的人物刷刷掉血,一把扔掉了手柄。
"什么破游戏,不玩了。"
王九龙也放下游戏手柄,拿脚踹张九龄"别玩赖啊,臭不要脸的,继续!"
"是你家设备不行!大情人节的俩宅男打游戏,真是够悲催的,啊啊啊!人生啊!"
"咱俩也可以是情侣。"
"想得……"话为说完,张九龄抬头看见王九龙一脸认真。
"我说真的,我喜欢……"
"打住!兄弟,我不是gay啊,别多想啊!"说完抓起衣服夺门而出。
以后除了台上要避免接触,不,台上也是。










评论(1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