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相思自笑痴。

孽㈡

张云雷回来之后便是修养身体,闲人勿扰。

郭奇林心里可乐呵了,这便又有时间去找陶阳了。班子封了箱陶阳也闲了下来,却也是每日早睡早起,前门院子练嗓子。

"啊陶,出去玩儿啊。"郭奇林对正在写字的陶阳说。

陶阳放下笔,看着郭奇林道:"昨日不是出去过了吗?这又要是去哪?"

"今天是集会,我们看看去,买点小玩意儿。"

陶阳起身拿出两件外套,扔给郭奇林一件"穿着,别冻着。"

"诶!"

两人并肩出门,郭奇林买了些小玩具带给汾阳,又买了些许的糖。

"陶老板?"突然有人叫陶阳 ,两人都回头看。

"程小姐?"

姑娘激动坏了,"是我!没想到您还记着我。"

"您捧我,我当然记着。今日碰见您是陶某的福气,不知您要何处去?"

"我只是随便逛逛罢了,"程柔掏出一个福袋,"这是我为您求的,本想派人送去……"

郭奇林在一旁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陶阳还是接了。

姑娘一脸羞涩地走了,郭奇林一把抢过扔在地上,"什么破东西!不许要!"

陶阳觉着有些好笑,把东西捡起来给郭奇林,"给你成了吧?"

"我不要!你也不许要!走!"说完就拉着陶阳回家,再也不出来了!哼!

程小姐这一出让陶阳被软禁在家,他到也乐得,本就不爱四处游走。

转眼,便是除夕。

一家人坐在一个屋子里守岁,郭汾阳最是不能熬,早早地在大奶奶怀里睡着了。

屋子里这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张云雷看脸色便是好了不少。

爆竹声中大家守完岁各自回屋休息。

陶阳回屋要关门时,一只手突然从外面伸进来,虽有些吓人却也知道是谁。陶阳打开门,看着郭奇林说:"怎么不回屋休息?"

"我实在困得紧,我屋离这儿有些远,且路上没人,我有些怕……"

陶阳笑出了声"林哥,自己家都怕,世上怕是没有与你一般的人了。"陶阳侧过身,"那就在我屋凑合一宿吧。"

"诶!"

两人躺在一张床上,郭奇林实在是困了,依偎在陶阳身边很快就睡着了。

陶阳吻在郭奇林前额,"大林哥哥,好梦。"

啊陶,好梦。

张云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披了件衣服打开屋门。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张云雷拢了拢衣服,望着院里还亮着的几盏灯笼。

杨九郎此时怕是在孟堂主家吧。

上海的杨家的确安静得很。杨九郎被阵阵鞭炮声吵醒,叫人伺候茶便坐着醒神儿。身上的酒气还没散尽,头也疼得厉害,周九良吩咐人去熬醒酒汤,杨九郎摆手示意不必了。

"辫儿呢?"

"辫儿哥走了,少爷,您怎么了?"周九良轻轻问。

他走了,快一个月了。

"今天什么日子了?"

"今天是除夕夜。饭菜已经备好了,您看?"

杨九郎摆摆手,"出去吧,那些饭菜你们吃,我躺会儿。"

"对了,孟堂主差人给您送回来的时候说要您醒了再去聚聚。"

杨九郎叹了口气,指指旁边的椅子说:"九良,你坐。"

周九良老老实实地坐下,也没说话。

"九良,你来我家也不少年了,这么多年伺候我你也吃了不少苦。"

"少爷言重了。"周九良有些不安,手不自觉地抠着衣角,九少爷已经不是从前的九少爷了。

"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孟堂主说你是个好孩子,要栽培你。"

周九良赶紧跪下,"少爷!九良是杨家的下人……"

"不错,"杨九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所以我放心要你去孟堂主那,你也得让我放心。明日便收拾东西随我去吧。"

"九良知道了。"说完,周九良磕了一个头退了出去。他没什么感受,从小就是奴才,只要还有一条命就行。

等周九良出去,这屋子便是一片死寂。

过些日子他就要成亲了,是和孟鹤堂的妹妹。为什么要娶她?就因为他哥是黑白两道通吃的青云堂堂主。他不喜欢她,不过没关系,他是个很有用的女人。所以,辫儿走了,他甚至不能去找他。什么都不能给他,何必把他困在这大院儿里?

但人总是有私心的。张云雷亲人来寻他,他不放人是给张云雷一个选择的机会,万一他要是不想走呢?

可惜没有万一,他走了,什么也没带走,却什么也没留下。

头愈发地疼,杨九郎回到床上歇息。

大年初一,杨九郎拿着礼物,带着周九良上门拜访孟鹤堂。

几句寒暄,两人落了座,孟鹤堂叫出妹妹,散了下人,屋中只是三人说笑。

桌上孟小姐总是偷偷看杨九郎,杨九郎朝她笑得温柔,孟小姐羞红了脸。

这人便是她未来的夫婿,到不像是个商人,像是个读书的才子。

孟鹤堂看着两个人眉目传情顿时心中大悦,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开口道:"九郎,我爹娘死得早,我妹妹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你既要娶她,便要一生一世对她好,我孟堂主的名号可不是白响的。"

"哥,你说什么呢,你别吓着他。"孟鹤淼怼怼他哥,转头跟杨九郎道歉"杨公子,我哥哥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杨九郎笑笑:"我怎么能不往心里去?您是孟堂主手中宝,倘若我真的对您不好,孟堂主收拾我也是对的。况且那日桥楼见到姑娘一面已然是三生有幸,没想到可以与姑娘修得夫妻……"

"行了行了,等到成了亲你俩再腻歪,先吃饭,吃饭。"

三人拿起筷子吃饭喝酒,席间孟鹤堂和杨九郎有几句交谈,孟姑娘静静地听着。

吃完了饭,孟鹤堂让人带着杨九郎和妹妹去后院溜达。换了桌席,叫人把周九良带上来。

"坐,不必拘束。"

周九良乖乖地坐下。

"杨九郎把事儿跟你说了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子。你,多大了?"

"过了年,一十七岁。"

孟鹤堂点点头,"杨家待你怎么样?"

"九少爷对我很好,也会对孟小姐很好。"

"哦?我可是知道你杨九郎一直养着个男人!"孟鹤堂一下子严肃起来,语气里竟有些许杀意。

周九良有些慌,想要低头却被一把抓住后颈,"孩子,看着我,说。"

"那个男人,男人被少爷赶走了,赶走了。"他不是护着杨九郎,而是辫儿哥,辫儿哥是那么好的人。

孟鹤堂松开抓着周九良的手,转而在他脑袋上摸了两下,"好孩子,吃吧。"

"谢孟堂主。"

"以后管我叫孟哥。"

"是,孟哥。"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