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相思自笑痴。

【闫史】舍不得(番外)


闫云达呆呆的看着手机,刚才史老师是答应了吗,自己默默的爱收到回报了吗……
一切都太突然,突然的有些不真实。
闫云达是个很犹豫的人,这么多年也就下过两次决心。
一是来北京找师父,二是喜欢史爱东。
当年的闫云达梳着三七分背着包裹怯生生地跟德云社打杂的小学员说"我找郭德纲郭老师"
"你谁啊"
"你跟郭老师说我叫亮亮,他应该记得我"
短暂却又漫长的等待,闫云达搓着衣角胡思乱想。
师父不认我怎么办?人家有大徒弟,我算什么……要是真不认我我还怎么回天津……
郭德纲却认下了他,把他和那人一起列为大徒弟。
今日那人的离开,或多或少与这有些关系。
闫云达来到德云社后很满足,虽说不能大富大贵,起码能靠相声养家糊口。
史爱东,岳云鹏的搭档,德云社数一数二的捧哏。
闫云达没想到他会给自己量活儿。
深吸一口气,闫云达跟着史爱东上台,平平淡淡的相声中多了几分小心
下了台,史爱东请闫云达去小馆子吃饭。
"云达"
"啊?啊"
"你小时候跟你师父学了几年"
"快一年吧,后来师父就来了北京"
"那你没想过再拜一个师父?这么多年就这么耗着"
闫云达喝了一口酒"我爸活着的时候说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是个好孩子"
"大爷,您能一直跟我搭吗?"
史爱东放下筷子"怎么这么说?"
"我就是觉着您捧得好……还有,我也会唱,虽然可能唱得不如岳云鹏好……"
"云达啊,你的嗓子我听过,不错,但是你要知道,一个德云社可不需要两个岳云鹏"
"那您会跟我搭吗"
史爱东看闫云达一脸认真,笑了笑"那就搭呗"
"搭多长时间"
"搭到我死行了吧"
这是两个人间的第一个承诺,当它被打破的时候,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
"史爱东,你要疯啊你,为什么要拆伙儿!"
"你还年轻,未来的路我陪不了你,你的搭档不应该是我这个老头子"
"放屁!你他娘明明知道我……"
史爱东连忙打断"拆伙儿而已,我都习惯了"
"那我呢,我都习惯站在我身边人是你"
"闫云达,你是郭德纲的开门弟子,不能一直待在小园子里,而我,只能陪你走到这儿"
"所以呢?"
"所以,就放手吧"
"我舍不得"闫云达突然抓住史爱东的手,
史爱东把手抽了回来,转身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其实,他,也舍不得。
后来,史爱东想慢慢淡出闫云达的世界,无奈闫云达一直抓着不放手,就算一个北京一个西安每天至少一个电话。
寥寥几语,平平淡淡,闫云达却莫名的安心,至少你没有据我于千里之外。
今日史爱东莫名的告白让闫云达有惊喜又害怕。
史爱东是不是得什么病了?要不怎么会突然想通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正好后几天都没演出,我得瞧瞧他去"闫云达抱着手机窝在沙发里自言自语。
第二天史爱东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打开门刚要骂街就被拉入一个带着些许冷气的怀抱。
"老大,你先放开我……"
"我舍不得"
史爱东笑笑"那就抱着吧"
因为我也舍不得,明明知道你那么好,当初却还是放了手。
还好,当我蓦然回首时,你还在灯火阑珊处。

【完】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轻喷T^T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