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相思自笑痴。

【贤梅】不易(二)


我我现在才知道两个人的cp名叫贤梅……
这一章莫名的被禁了,,,我也没写什么啊,,
做了一些改动,删了一些,所以字数就少……


梅九亮搬回了家住,不过宋昊然有些不寻常。
每天除了台上表演,几乎都在躲着他,别别扭扭过了大半个月,一天演完出回家,梅九亮终于绷不住了。
"昊然,你是不是得抑郁症了"梅九亮一脸认真地问"没事儿,咱好好治,我是不会抛弃你的"
宋昊然"……"
"九亮,咱俩要不断了吧"
"你再说一遍"
"这次回家我妈给我介绍了一个姑娘,我觉着咱俩的生活该回到正轨了"
"你以为我是在跟你玩儿是吗?行,我明白了"
"九亮,咱俩还年轻,还有很长一段未来要走,我不想耽误你,你也……"说到这儿,宋昊然停了下来,看着梅九亮。
"我也不要缠着你对吗?"
"九亮……"
"你别说了"梅九亮回到卧室,一会儿拎出个箱子,接着一阵关门声,这个房子空了。
当我想好用一百种方式面对你撕心裂肺的挽留时,你却只是静静离开,所以,到底是谁爱着谁,是谁负了谁。
梅九亮拖着箱子漫无目的地走着,不时回头看一眼那人是否追来,结果都是失望的。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梅九亮赶忙掏出手机,来电显示却是秦霄贤。
"出来玩儿啊,宋昊然让你自己出来不,要不把他也叫上吧"
"他管不着我了"梅九亮低下头,泪水止不住的滑落"真他妈有意思"
"我去,你没事儿吧?你在哪呢?我去接你"
梅九亮吸吸鼻子,抬头看了看"我在xx路,第三个路灯底下"
等到秦霄贤到了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梅九亮穿着单薄的衬衫坐在路灯下。
"祖宗诶,这都快入秋了,还不多穿点儿"说着秦霄贤把外套脱下来披在梅九亮身上。
"人家玩我,我跟人家玩感情,你说我是不是贱啊"
"宋昊然就这么把你轰出来啊,有没有人性啊他"
"我自己出来的"
"这么干脆,都不挽留一下?"
"脸皮哪有那么厚,分了就分了,过一阵子就好了,又不是第一次,矫情一会儿就行了"
秦霄贤上前把人搂在怀里"没事儿,爸爸疼你"
梅九亮一把推开秦霄贤"玩儿去,快滚啊"
"我这不开玩笑嘛,生气了?"
"我这刚失恋,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
"我错了,那咱哪玩去啊?"
"去酒吧喝点吧,你请"
"行嘞,小的陪梅姑娘一醉方休"
"滚你丫的"
灯红酒绿,梅九亮一人喝了半瓶威士忌。
秦霄贤默默感叹爱情的魔力。
"你说这些个人都他妈一个样,都什么破理由,也就我傻,回回都信"
秦霄贤也灌了一杯酒,没说话。
"都什么破理由,破理由……"说着,梅九亮就倒下了。
秦霄贤打横抱着梅九亮,给他塞回车子里之后叫了代驾。
到了家,秦霄贤把人放到床上,自己去浴室洗澡。
冰冷的水流过,秦霄贤好好冷静冷静,自己是真的对一个男人动心了吗?
忽然一个身影闪进浴室站到了花洒底下,秦霄贤赶紧关了水。
"祖宗诶,这是凉水,你再感冒了"
"我,我想吐"
秦霄贤赶忙扶着梅九亮去马桶旁吐,许是什么也没吃,吐出来的都是酸水。
一伸手,秦霄贤拿过一个浴巾围在腰间,转身去给浴缸里放水。
"你先洗着,我去给你弄点儿吃的,听明白没?"
梅九亮点点头,指着自己有些湿的衬衫"我,我解不开,扣子"
"两秒解四个扣子不是你辉煌的成就吗,喝了酒和傻子一样"嘴上这么说着,秦霄贤还是去给梅九亮解扣子。
"多泡一会儿,正好醒醒酒"
然后梅九亮就在浴缸里睡着了。
秦霄贤把人从浴缸里捞出来,简单的擦了擦,拿浴袍裹了一下扔到床上。
又去厨房把粥碗端来,不管怎么说都得吃点,不然明天非难受死。
梅九亮迷迷糊糊被推醒,可气的是,这粥喝一半他吐一半,吐完还咯咯咯地乐。
喂了几口,秦霄贤直接自己喝了一口,嘴对嘴喂给梅九亮。
一碗粥下去,两个人都饱了。
第二天中午梅九亮才醒,强忍着头疼睁开了眼睛,忽然觉得身旁还有一个人 梅九亮"蹭"地一声坐起来。
赶忙把秦霄贤摇醒,"昨儿晚上咱俩干什么了没?"
"你还好意思说,你要对人家负责"
梅九亮一脚踹过去,幸好秦霄贤反应快,挡住了这一下。
"你来真的啊,早知道我就该对你做点什么"
梅九亮舒了一口气"别再这么开玩笑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还耍酒疯呢?说吧,怎么补偿,以身相许还是什么"
"我给你做顿饭成吗"
"得了吧,你多躺会儿吧,别再把厨房炸了"
两人吃完了饭,秦霄贤试探地问:"今天你还去剧场吗"
"你帮我请一阵子假吧,现在见面挺尴尬的"
"那行"
"秦霄贤,你也是gay吗?还是闹着玩的"
"看不出来吗"
梅九亮摇摇头,秦霄贤拿过一个颗葡萄塞到他嘴里,"醒醒酒"
秦霄贤内心os:梅九亮!你他妈就是瞎!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