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相思自笑痴。





昨儿个晚上又下了一场雪,北平冷得似要把人生吞了一般。

就在刚才门口又拖走了一个冻死的可怜鬼,陶阳坐在前厅往外瞧着。

郭奇林走了可有一个月了。

本来郭奇林留洋回来本就没待几天,又被郭德纲送到外地去办事,大林哥哥真的长大了。

一身格子西装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陶阳立马站起身子迎了出去。

"呀!啊陶你在呢,我爹呢?"

"估摸着在书房"陶阳接过郭奇林手中的箱子"你身后这位是?"

"我这一余月就是为了他"话音落,郭奇林就牵着人奔后院去了。

我这一余月是为了谁?

"娘!"

大奶奶抱着孩子在后堂玩儿,看见郭奇林惊喜道"大林,你回来了!过来让娘好生看看!"

"娘,您看看这是谁"说完郭奇林闪身,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低着头"咕咚"就跪那了。

"这是?"

跪着的人抬头,双眼噙着泪 "姐!"

"辫儿!"

眼瞧着大奶奶就要抱上去,郭奇林赶忙接过自己的弟弟。

"你个混蛋还知道回来!知不知道道爹死不瞑目就是为了你!你还知道回来,还知道回来……"

郭汾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娘哭,自己也跟着哇哇地哭。

"诶呦我的小祖宗诶,你就别跟着添乱了,不哭不哭"

陶阳站在门口站着看了一会儿,进门把地上的两人扶起来"干娘,怎么了这是?"

大奶奶掏出手帕擦了擦眼泪"啊陶,这是我内弟,你唤他一声舅舅"

陶阳微微弯腰"舅舅"

那人眼泪还没收回去,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大奶奶抱过孩子,"大林,娘谢谢你"

"咱娘俩说什么谢,再说是爹听到老舅的消息我只是跑个腿儿"

大奶奶转身看着自己的弟弟"你跟我去找老爷"

"嗯"说完两人出了后堂,郭奇林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

"你比留洋回来那会儿更瘦了"陶阳说着坐在了郭奇林身旁。

郭奇林闭上了眼睛"能不瘦吗,老舅在上海杨家做下人,你说一个下人怎么赎身那么难?说是什么九少爷不许,我一直等到他出门办事才拖人将老舅赎出来。还有,你看我老舅那身板儿,病了一路了"

"她既是干娘内弟,怎会到上海?"

"那年班子生意不景气,老舅正赶上倒仓,觉着自己是个累赘,偷摸着要回天津,半路上应是着有人拐了他,不论如何,回来就好。"

陶阳点点头,端起茶碗刚要喝,听得一句"啊陶,我想你了"

回头看,郭奇林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那就多待些日子"

"这次回来我就没打算回去"

"傻哥哥,你不念书吗?"

"我从来就不喜欢念书,如今好容易回来,不打算走了"

"干爹那儿怎么交代"

"抛开我爹,啊陶,你愿意我留下来吗?"

陶阳喝了口茶,低头一笑"哪儿都比不得家,别走了"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