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相思自笑痴。

【九辫×桃林】终成眷属

第一章     美人居的张公子

第二章       一笑定终身

第三章   非他不娶

郭家大公子今日大婚,万两雪花银送入美人居。
天蒙蒙亮,郭府上下就忙活起来,郭麒麟也刚回屋。回屋第一件事就是把杨九郎拖到柜子里。
"少爷,您该起了"门外传来小丫鬟的声音,郭麒麟打开门,两个丫鬟端着洗脸盆和红袍走了进来。
"你们出去吧,我自己来"
"少爷您一定要快着些,老爷说了……"
"知道了,出去"
两个丫鬟见郭麒麟不耐烦便闭上嘴走了出去。
郭麒麟洗了把脸,努力打起了精神。
昨晚从侧院的墙翻了出去,先去找了于谦,又翻墙进了趟美人居,最后又绕到戏园子里偷了一身行头才又翻回了郭府。
郭麒麟穿好衣服就去正堂侯着,无聊中翻开宾客名单,果然没有他干爹。
看看天,这时候他干爹该派人告诉他爹杨九郎去了衙门帮忙了。
正得意于自己的聪明才智,一声大喊差点把郭麒麟吓得从椅子上秃噜下来。
"郭麒麟!你 ga ha 呢!快chu(二声)来!"
烧饼和郭麒麟是大小一块长起来的,小的时候长得惨不忍睹,现在也算是一表人才吧……
"哥,你怎么来这么早"
"废话,你头一次成亲我咋能耽误,你要是再纳妾我就不……"
话还没说完就被烧饼身后的丫鬟打断"闭嘴吧,不会说话就闭嘴"
郭麒麟一脸诧异的看着烧饼身后声音"粗犷"的丫鬟。
烧饼揽住郭麒麟肩膀,凑到耳边小声说"这是男的,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儿把他扮成这样瞒我爹,好看不?"
"让他别说话就成"郭麒麟朝下人摆手"准备两间客房"
"一间就成,不浪费你家屋子,是吧小四"
"嗯"
郭麒麟瞧着这两个没羞没臊的,只得又摆摆手"那就一间"
戏园子今天不开张,陶阳便闲了下来,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戏台下。
陶阳七岁那年在这戏园子里遇见了郭麒麟。七岁孩童为了带母亲离开青楼终日求着侯爷将他留下,而郭麒麟确是为躲避先生的责骂躲到这的。
两个孩子猫在戏台下,郭麒麟问陶阳"你为什么要来唱戏"
"我不想我娘一辈子待在青楼"
"你想唱什么角儿"
"张生张君瑞"
"我给你唱莺莺好不好"
磕磕绊绊近十年,陶阳的娘亲在第五年的时候得了疯病,后来自己拿刀捅死自己了,陶阳成了彻底的孤儿。
在这一方戏台上,陶阳唱了无数次张生,而郭麒麟终未成为他的莺莺。
正相思,一个手刀,陶阳晕了过去。

"你们这些官差下手也太狠了,他还能醒吗"张云雷皱着眉头,推了推趴着桌子上的陶阳"诶,醒醒,醒醒"
"少夫人,要不我们就架着他混进郭府吧"
"瞎啊,看清楚了"张云雷指着陶阳"这才是郭府少爷的傍家儿。行了,你们给他换身衣裳,动作轻点,要是他醒了,你们可以稍微动一下手……"
天已经完全擦黑了,陶阳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啊陶你终于醒了!后脖子疼吗?我看你那都青了……"
陶阳擦擦眼睛,面前的佳人一身戏服,俨然一副大小姐的样子。
"麒麟?"陶阳试着喊面前的人。
"张生,你不是说好考取功名来娶我吗?"
一句话模糊了两人的眼。
坐在杨九郎床边的张云雷对对着依旧昏迷的杨九郎说着话"我可是抛弃了这郭府的万贯家财和那俊俏的少年郎,你要是负我,我就把你这小眼八叉儿的阉了,卖进青楼"
梦中的杨九郎一个劲儿的打喷嚏,脑子突然闪过一句俗语。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月下凉亭,一人独坐品茶。
"寻了你好久,竟躲在这了"于谦拎着酒壶坐在郭德纲对面。"麒麟大婚也不叫人给我送个请柬,心寒啊"
"你不是自己找来吗"
"你到底是把两个孩子拆散了"
"我这是为他好"
"就像当年你师父拆散我们一样好,是吗?"于谦喝了一口酒,"我满心欢喜考取功名回来娶你时,你把麒麟领到了我面前"
郭德纲低头不语,一个劲的喝茶。
"外人皆道奇怪奇怪,醉仙坊的老板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我猜这其中缘由可是关于我?"
于谦喝醉了,这话他清醒时是绝不会说的。
"那也算是我负了你"
于谦有些不满"一句话就完了,我一个知府这么多年来无妻无妾,无儿无女……"
"得,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这样吧,你答应我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先答应,否则我今晚住在你这不走了"
"行,我答应"
"我那府衙漏雨,要重修,我来你这住一段时间,从今天开始"
郭德纲:赔了。还不如让他今晚住这呢。
"第二个我明天跟你说"这个条件可是给他那干儿子郭麒麟保命的。
后院石桌旁二人对坐,一个品茶,一个品酒。

【完】

我竟然写完了……老泪纵横啊

评论(12)

热度(48)